女男性交淫乱故事

女男性交淫乱故事暧昧:他和干姐姐纠缠不清   他们很相爱。可他却时不时地撒谎,时不时地失踪。每次出状况,都和他的干姐姐有关。这样的男朋友,是否该和他走下去呢?  -讲述:芷汐(化名)  芷汐(化名)是很单纯善良,温柔大方的女孩。这样的女孩,往往是男人在征婚启事上所要寻找的对象。似乎,找到了这样的女孩,就意味着找到了幸福。  那个找到芷汐的男人,他感觉到了幸福吗?如果他感觉到了,为什么没有好好珍惜这种幸福?如果他没有感觉到,为什么又要回来祈求她的原谅?  有时,男人的心思比女人的心思还要难猜。唯有听芷汐娓娓道来她的故事,也许我们才会明白,男人要的究竟是什么。  那天很热  巾戈(化名)是我很意外遇到的。我一直都感谢老天爷把他赐给了我,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,一定要好好爱他,珍惜他,不管他遇到什么困难,我一定会陪着他,对他不离不弃。  在遇到巾戈之前,有几个人追我,但是无论他们多有钱,也打动不了我。我是一个经  得起诱惑的女孩,我觉得我的魅力在于我没虚荣心、嫉妒心和攀比心,但这可不代表我没上进心。我很清楚,我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,凭自己的努力去赚钱,享受自己需要的东西。  巾戈是第一个那么快就让我认定的男人,让我想和他结婚,生小孩。  7月13日,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日子,我相信他也是。那天很热,傍晚时,我和好友西西(化名)在逛街。西西妈妈朋友的儿子东东(化名),突然打电话约西西吃饭,西西要我陪她去,但我觉得不好。可后来还是经不住西西的劝说,我答应和她去赴约。见面了,我们找地方吃饭。在车上,东东在打电话叫朋友,我想他可能也不好意思吧。东东叫来了巾戈。  后来东东告诉我,那天他是电话按错了,本来他是叫的另外一个朋友,阴错阳差按了巾戈的电话。我更加坚信,我和巾戈的缘分来之不易,一定要好好珍惜。  从我背后走来  巾戈是从我背后走来的。我回头看了一眼他,根本没想到会有故事发生在我身上。因为我对穿衬衣西裤的男孩一向没好感,我喜欢看男孩穿休闲装,比较健康阳光,好相处。穿正规装,会很拘束,严肃,总感觉在工作。  当巾戈坐下后,我才得知他那天出了车祸,幸亏人没事。吃完饭后,我们一起去蹦迪。跳了一会儿后,我就和巾戈玩骰子,赌喝水。那晚他输的多,我们玩得很开心,到后来我发现他是故意输给我的。  差不多玩到11点多了,我提议回去,因为我家小区铁门11点半关,巾戈坚持送我回去,我们在车上谈了一些工作、生意、房子呀,不咸不淡的话。到了家门口,我随口说了一句,有空联系。  西餐厅  第二天早上9点左右,巾戈打来电话说,约好了东东和西西晚上一起吃饭,问我怎样?我答应了。  这次我们聊了很多,我知道他在安徽做过药品销售,在上海做过汽车销售,然后回Y市继续做汽车销售。他告诉我,他买了一套房子,正在装修。我以前做过建材,也认得很多建材老板,我开玩笑说,以后我帮他监工,购材料,保证为他省不少钱。  在西餐厅吃饭时,我明显感到他对我的特别。他偷偷地看我,给我夹菜,虽然很平常,但我很感动。  第三天,他照样下班后来接我,然后和朋友吃饭。吃完饭他送我回家,我们坐在我家院子里聊天,他一直含情脉脉地看我,我心里知道要发生什么了,但表面却装作不知道。  分别后,我刚进家门,就收到他表白的信息,我慌了,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他。我们认识才3天,一切是不是来得太快了?  我回信息说:我不是玩感情游戏的人。他说:他相信他的感觉,一定会好好对我,珍惜我。  这就是我们的开始。晚上,我躺在床上,感觉像在做梦一样,一切来的是那样突然。  戒指  巾戈每天都给我发信息,下班了就来找我,我们手牵着手去滨江公园,然后到我家楼下坐一会儿。我进院子前,他会给我一个拥抱和吻。  10月13日,我正式去见了巾戈的父母。他父母很喜欢我,我和他妈妈什么都聊得很投缘。第二天,巾戈说送我一个礼物,结果是一枚戒指。  从那一刻起,我就开始憧憬着和他结婚。不过,我是一个很传统、保守的人,我们一直没有做越轨的事。巾戈虽然有些失望,但是很尊重我。  有一天,他笑着对我说:“什么时候跟你妈妈申请我们住到一起,反正是早晚的事。”我笑着问他:“你以后不要我了,那我不是嫁不出去了?”巾戈低下头不说话,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。  不久后,我和巾戈就出了问题。  卡拉OK  星期六晚上10点,巾戈给我电话说,他陪干姐姐修车,刚吃完饭,正在回家的路上。我说,早点休息。  过了几分钟,他的好朋友说他关机,问是否和我在一起。我说,他刚陪干姐修完车,现在应该回家了。  第二天是星期天,这天我要给巾戈的朋友介绍女朋友。中午,他的朋友给我电话,说叫不叫巾戈,我说你决定吧。  他朋友说,还是叫他吧。过了一会儿,他朋友给我电话,说巾戈去Z市了。我随口问了一句,他去干什么呀?他朋友说不知道。  晚上,我们吃完饭一起去唱歌。他朋友去买酒,我坐的地方正好对着门口。我一抬头,就看到巾戈按着手机从我们包厢门口过。 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,他肯定不是来找我们的。但是,我要给他面子,过后他会告诉我原因的,我相信他不会骗我。  可是,出外买酒的朋友,回来时正好撞到了巾戈,把他拽了进来。  他问巾戈,你怎么骗我们说在Z市?看到巾戈尴尬的表情,我好心疼。巾戈说他在陪几个客户,等会儿过来。  我从洗手间出来,正好碰到了巾戈的干姐姐。我想,他不是说在陪客户吗?  回家后,我坐在我家楼下的院子里,迫不及待地给他打电话,可他没接。他怎么了?  第二天,我去巾戈朋友的公司找巾戈。他朋友说,给巾戈表哥打个电话吧,可他表哥说,巾戈晚上没回去,我更加担心了。  2天后的早上,巾戈终于给我发来了信息说,他知道伤害了我,对不起。接着,他又说:“我想一个人呆两天,好累。”  干姐姐的家  一周后,我刚进公司,几个同事就说,昨天下班时看到你男朋友在公司前面的网吧门口等你。我说,没啊,你们骗人,我不相信。同事说真的,不信你问你男朋友。  晚上12点多,我睡不着,给巾戈发了一条信息,想和他聊几句,但我又失望了。要是以前,不管多晚他都会回信息的。  第二天,我的好友咪咪(化名)来找我,想与我和巾戈吃饭。我给巾戈打电话,问他有没有时间?他说他有事,Z市的朋友过来了请他吃饭。  我只好陪咪咪逛街,走着走着,就快到巾戈的公司了。我给巾戈打了电话,他很不耐烦,说马上要出去,就把电话挂了。  两分钟后,我看到他干姐姐的车停在他的公司门口,他马上就出来了。  我拉着咪咪躲到了一边,我不希望巾戈难堪,也不希望他为此编出一些蹩脚的理由。  每次看见巾戈尴尬的样子,我都会非常心疼。  咪咪说,我真想冲上去给他一巴掌,他简直太过分了,把你当什么了,你又不是没见过他的干姐姐,干嘛骗你?  我替巾戈辩解着,我说他肯定有不方便说的原因。但我心里也知道,我该放手了。  我用了许多时间,来试着遗忘巾戈,这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。当好不容易战胜自己,战胜回忆,终于能够让自己不再每日每夜地想念巾戈时,前天巾戈却给我打来了电话。他说他很内疚,请求我的原谅。  “原谅?我可以原谅他吗?我知道,自己仍然是那样地爱着他,我希望与他重归于好。可是,这样的巾戈,是不是值得我托付一生的人呢?”愁云笼罩在芷汐的眉头,弥漫在她和巾戈未来的情路上。  暧昧的头衔  有些人的定位很奇怪。她不会和你的恋人结婚,但总是和你的恋人有些牵扯,丝丝缕缕地影响着你的心情,你们的感情。就像不小心踩到了别人吐出的口香糖,怎么清理,总还是留下令人心烦的印迹。  这样的人,常有着一些很暧昧的头衔。比如干哥哥,干姐姐,干爹,干妈等“干”字头的称呼,或者红颜知己、蓝颜知己等说不清是什么感觉的关系。  本来,认干亲,是一件挺皆大欢喜的事。而知己,也是很难得很健康的男女关系。但有一些人,却把这些称呼打成了幌子,拖累着那些原本正常的“干亲”和“知己”都变得混沌不清,暧昧不明。而当谎言和暧昧牵连在一起后,一切变得更糟。  继“小姐”、“同志”等一系列词被沦陷之后,“干亲”和“知己”的含义,也变得岌岌可危起来.